• 首頁 > 新聞 > > 正文
    2019-08-07 16:36

    降杠桿不得不為螞蟻花唄ABS已重啟借唄呢

    強監管時代下,螞蟻金服在經過過去幾年的狂飆突進之后,正走向降杠桿。花唄ABS已經解禁,那么借唄呢?據中國證券報報道,1月15日,在交易所市場,以螞蟻小貸消費金融為基礎資產的ABS產品已經獲準發行,進入邀約詢價階段。本次螞蟻小貸ABS已獲得儲架額度,首期以螞蟻花唄為基礎資產發行。從上述口徑而言,此次重啟發行的是花唄ABS,受現金貸新政影響的借唄ABS仍未解禁。不久之前,螞蟻金服還豪擲82億元,對旗下運營花唄和借唄的兩家小貸公司進行了大規模增資。強監管時代已然降臨,在過去幾年的狂飆突進之后,螞蟻金服正在走向降杠桿

    本月早些時候,路透社消息稱,中國人民銀行多位官員已與螞蟻金服會面,討論螞蟻金服消費金融業務高杠桿問題;在螞蟻金服降低杠桿水平之前,央行可能會阻止螞蟻金服發行新的消費貸款證券。

    相比花唄,借唄要敏感的多。自去年末的現金貸整頓風暴以來,螞蟻金服一直強調借唄的消費場景屬性,希望將之與其他現金貸區別開來,以此減少監管壓力。

    目前來看,借唄ABS何時能夠解禁,依然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。

    而ABS發行受阻,很可能直接影響到借唄的業務運營。近日部分支付寶用戶反映,自己的螞蟻借唄賬戶被突然關閉。對此,螞蟻金服方面解釋,螞蟻借唄會基于用戶的使用情況和信用行為,對用戶的資格和額度進行動態調整。

    ABS撐起最賺錢業務

    除了支付,消費金融應該是目前螞蟻金服最重要并且最賺錢的業務。

    它主要包括兩大塊:一塊是消費分期貸款業務,運營主體為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(簡稱“螞蟻小微小貸”);另一塊是現金貸款業務,運營主體為重慶市螞蟻商誠小額貸款有限公司(簡稱“螞蟻商誠小貸”)。

    最新數據顯示,2017年上半年,螞蟻小微小貸營業收入為14.9億元,凈利潤為10.2億元;去年前三季度,螞蟻商誠小貸凈利潤44.93億元,為上年全年凈利潤的兩倍多。

    2017年是消費金融發展大年,可以大體估算,去年全年螞蟻金服消費金融業務凈利潤有望在80億元左右。尤其是螞蟻商誠小貸,堪稱中國最賺錢的現金貸平臺。

    既然這么賺錢,螞蟻金服投入了多少資本金呢?在去年末的監管風暴之前,這兩家小貸公司共有38億元的注冊資金。其中,螞蟻小貸注冊資金18億元,螞蟻小微注冊資金20億元。

    盡管螞蟻金服從未正式披露花唄與借唄的相關業務數據,通過一些公開資料,花唄與借唄每年的業務規模都在千億元級別。鑒于小貸公司無法吸儲,如此龐大的業務規模,資金從哪里來?

    答案是ABS

    。據廈門國金ABS數據庫,到目前為止,螞蟻小微小貸累計發行1790億元的ABS產品,重慶商誠小貸累計發行1126億元,二者加起來接近3000億元。

    實際上,從發行規模來看,螞蟻金服已經成為近年來中國ABS市場最大的發行人;螞蟻金服主導的消費金融ABS,更是交易所市場ABS第一大品種。

    監管風暴下現金貸ABS“冰封”

    長期以來,金融界對螞蟻金服等新金融玩家的杠桿率的質疑此起彼伏。螞蟻金服們的資產證券化行為,究竟有何約束,是不是沒有上限?這在事實上形成了監管真空。

    問題根源來自地方政府。小貸公司牌照由地方金融辦主管,原本只能在所在地開展業務,不能跨區域經營。不過以2010年浙江省政府特批的阿里小貸為開始,一個名叫網絡小貸的怪胎誕生了,之后蔓延到重慶、廣東等地,這兩年則紅遍大江南北。

    所謂網絡小貸,就是可以通過互聯網在全國范圍內開展業務。在加上“網絡”二字之后,直接突破了中央政府關于小貸公司屬地經營的規定。

    目前螞蟻花唄運營主體重慶螞蟻小微小貸,以及螞蟻借唄運營主體重慶螞蟻商誠小貸,都是黃奇帆主政重慶期間頒發的網絡小貸牌照。

    中國互聯網公司的“創新”能力是無盡的,它們控制的網絡小貸公司還通過ABS對資金端進行了創新。于是我們看到,螞蟻金服旗下這兩家小貸公司,加起來38億的資本金,支撐起2000多億元的ABS產品。

    面對這樣的情形,監管的強力介入,本就是意料中事。

    11月21日,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《關于立即暫停批設網絡小額貸款公司的通知》;12月1日,《關于規范整頓“現金貸”業務的通知》出臺,網絡小貸遭遇全面整頓。

    在此背景之下,螞蟻金服原定于去年底前發行300億以借唄為基礎資產的資產支持票據(ABN)的計劃流產了,交易所的借唄ABS亦被暫停,這還波及到了與現金貸并無關聯的花唄ABS。

    螞蟻金服降杠桿進行時

    根據《關于規范整頓“現金貸”業務的通知》,小貸公司以信貸資產轉讓、資產證券化等名義融入的資金應與表內融資合并計算,合并后的融資總額與資本凈額的比例暫按當地現行比例規定執行,各地不得進一步放寬或變相放寬小額貸款公司融入資金的比例規定。

    翻譯過來就是,小貸公司通過ABS籌集的資金,需要納入表內計算,并且要滿足當地的杠桿率要求。

    按照2016年6月出臺的《重慶市小額貸款公司融資監管暫行辦法》,小貸公司的各項融資余額不得超過公司資本凈額的2.3倍。

    據興業研究統計,截至2017年6月末,螞蟻金服旗下兩家小貸公司凈資本合計106億元,總貸款余額合計2651億元,目前存量ABS余額超過2500億元。無論是螞蟻商誠小貸還是螞蟻小微小貸,其杠桿率都遠遠超過重慶市的監管規定。

    正因為如此,2017年12月18日,螞蟻金服宣布對旗下兩家小貸公司增資82億元,將其注冊資本從38億元大幅提升至120億元。盡管如此,在龐大的存量資產面前,這樣的資本狀況依然無法達到監管要求。

    中國證券報昨日援引螞蟻金服有關人士的話稱,“未來螞蟻金服將通過增資、業務合作等多種手段,逐步降低杠桿率,確保在監管指導下完全達到要求。”

    在新金融瑯琊榜看來,花唄ABS解禁在意料之中,消費分期有著明確的消費場景,與經濟轉型、刺激消費的大政方針相符合,一直是金融監管鼓勵的方向。

    根據上交所披露的信息,近期就有中金-唯品花、中信證券-讀秒“拿去花” 中信證券·自如2號房租分期等ABS產品在受理和反饋之中。

    遺憾的是,借唄ABS何時解禁,仍未可知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在現金貸新政出臺之后,以螞蟻金服為代表,將現金貸與消費場景連接起來,成為行業機構“游說”監管部門的主要抓手。

    根據螞蟻金服向媒體提供的一組數據:借唄放款中有近70%的資金用于消費場景的日常購物消費,其中19%用于在淘寶天貓等淘系電商平臺購物,49%用于在淘系平臺以外的商戶購物消費。

   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爱网